首页 > 学术观点

唐代扬州剪纸报春已成风俗

时间:2015-03-17 13:59:55 来源:国家文化艺术品网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又到了一年初春时。从古至今,我国就有很多关于春天的风俗,比如清明时放风筝、踏青出游等。而在这众多的风俗习惯里,其中有一种就是剪纸报春。在唐代,扬州剪纸报春已成风俗。立春之日,民间剪纸为花,又剪为春蝶、春钱、春胜,“或悬于佳人之首,或缀于花下”,相观以为乐。

  “圆如秋月、线如胡须、尖如麦芒、缺如锯齿、方如青砖”,各种技法的巧妙运用,形成了扬州剪纸特有的“剪味纸感”。中国剪纸,按其艺术风格,大致可分为北方和南方两个流派。郭沫若先生曾有诗赞曰:“曾见北国之窗花,其味天真而浑厚。今见南方之剪纸,玲珑剔透得未有。一剪之巧夺神工,美在民间永不朽。”扬州剪纸以“秀丽、灵动、柔美、典雅”的艺术风格而成为南方剪纸的杰出代表。

  扬州剪纸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明末包壮行剪纸和清代包钧剪画都曾经在扬州剪纸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为扬州剪纸向文人剪纸和艺术型剪纸方向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体现出了鲜明的扬州地域文化精神。在包钧的剪下,花、鸟、鱼、蝶无不形神兼备,引人入胜,因而有“神剪”之誉。陈文述《画林新咏》中对包钧剪画评价道:“剪画聪明胜剪书,飞翔花鸟泳萍鱼。任他二月春风好,剪出垂杨恐不如。”包钧剪画是扬州剪纸史上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其不仅沿袭了包壮行剪纸的文人品格,而且融诗、书、画、印、剪、贴于一体,在清代扬州剪纸中独树一帜,堪称文人剪纸的代表作。现藏镇江市博物馆的包钧剪画《夭桃图》中,题字清晰、画境清新、诗意悠然。细看这幅作品,可以确认字和印章都是先剪好再贴上去的,其中印章也许是先印好再剪贴上去的,足见包钧在剪纸、书法、点彩和印章上面同时具有的功力。总体来看,包钧的剪画作品赋色雅秀、淡雅高逸,细节处表现逼真、工致细腻。风格与恽寿平接近,各色花鸟灵动飘逸,融入传统绘画技法,透出国画般深远的意境,耐人寻味。

  张永寿先生则是扬州剪纸艺术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是中国剪纸艺术的一代宗师、南方剪纸艺术的标志性人物,为弘扬和发展中国剪纸艺术作出了杰出贡献。他毕生创作了数千幅作品,其艺术价值登峰造极,被人们称之为“剪纸艺术中的观止之作”。是他将装饰型剪纸提升为艺术型剪纸,把民间艺术的审美品格推到了一个更高、更宽、更有深度的境界,以独步一时的风格魅力在中国剪纸艺术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

栏目头条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