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观点

苏式家具的文人审美意趣

时间:2015-03-17 13:36:44 来源:国家文化艺术品网

  江南烟雨孕育出的文化,皆流露出那份独特的温婉气韵。无论是唐诗宋词里暗藏的古朴婉约,还是一器一物里彰显的神韵。古往今来,苏式家具就是文人雅士心中不灭的美神之光,它似乎总能拨动柔软的心弦。以器物承载精神文化内涵,苏式家具遵循着“质有余者不受饰也,至质至美”的传统审美理念,在创造物质的过程中不懈追求精神层面的升华。明代万历年间的一款书桌的腿部,就镌刻着“材美而坚,工朴而妍,假尔为冯(凭),逸我百年”的四言诗,让我们体验到这些文木家具被倾注的精神期待。

  严格来说,苏式家具首先是一样日常使用的器物,只须充分实现安全、舒适的功用就无懈可击了。但是,江南文化的推动让儒匠们更追求一种器物的内在之美,给人以超然沁心、古朴雅致的审美享受。苏式家具的鉴赏,既要“鉴”家具的材质、工艺、器型的渊源,又要“赏”(领悟)家具的审美意韵。

  材质之美妙不可言

  苏式家具崇尚天成之美,它在实现“善”的过程中不断寻求着“真”的表现和“美”的气质。精选良材,就是让家具由内而外散发出独特的魅力,那是一种含蓄内敛、温恭而敦厚、精致而不张扬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气度。优异的材质,不但代表着拥有者的“身份”,同时也可以使“器物”的物性得到最佳表现。

  若从审美层面品赏一款苏式家具,材质因素尤为关键。这种“质”,一方面指向家具“质”地本身的美,如致密坚硬、温润细腻、纹理表现婀娜多姿等;而更重要的则指向原木“质”地的妙不可言—细润之中暗含锋芒,这种感觉如果用手来体验,就像触摸幼儿的肌肤一般,温润而不滑,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青涩”。用紫檀、酸枝、花梨等名贵木材制成苏式家具,它的质、色、文足以和翡翠、和田玉、田黄石、玛瑙等相媲美,成为官宦、文人、仕商的爱宠或许就是它因质可观人、因质可彰人的缘故吧!

  强调天然材质的审美格调,东方红木的优秀匠师总会巧识材质的优劣,巧辩材质的纹理与丝流,巧选材质的美与德,并将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便能达到“美”与“善”的最佳效能,求达实用功能与审美意趣的有机统一。譬如,明式顶箱柜的面板必须选取质美、色幽、纹美的材质,以自然取胜,要做到不琢一刀,其自然的木质肌理花纹,行云流水如诗画般意境,让人百看不厌。

  器以载道大智大慧

  自然界的名贵硬木瑕瑜互见,而苏式家具的创作就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包括对材料的认识与利用,对器型的理解与创作,对工艺的实现和运用。江南文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追求“醇古风流”的高雅绝俗之趣,每一款家具皆是主人爱好、品性和审美意识的体现,器物必求简约、古朴,甚至一几一榻都要尽量合乎他们生活的最高理想。

  苏式家具正是传递着“器以载道”的思想,而要延续这段辉煌的文脉,东方红木总经理姚向东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面对一方良木,匠师应根据其造型、雕饰、功用等特征,读透隐藏在器物中包括历史、风尚、社会、工艺、美学等综合信息内容,并充分发挥当代人的想象力,以自身的学识与修养与苏式家具文化进行对接。”

栏目头条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