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藏家 > 新水墨

朱新建 《时装图》

时间:2014-11-28 15:44:54 来源:国家文化艺术品网

QQ图片20141128154535.jpg

 朱新建 《时装图》

 

  质地:设色纸本

  尺寸:50×51cm

  钤印:新建画印。

  题识:时装图。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大丰新建一九九二年制。

  我画画一直用的是一枝小号的“古法胎毫”,已经二十来年了,画惯了,反正我画画是“先射箭后画鸟”的那一派,画到哪儿算哪儿,也并不在乎还有没有锋,就像一个“剑客”,大概看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那把破剑是跟性命差不多的。中国人讲笔,第一笔杆要直,所谓“笔直的”,小时候老师教我们挑毛笔的时候要把笔放在玻璃柜台上滚,咕噜噜很顺。能滚起来的就说明笔杆直。可我那枝胎毫买的时候,就没好意思使劲儿挑,日长月久,水侵烟熏的,它自然弯腰驼背的就更加厉害了,再加上那笔杆用的也不是什么好竹子,还在煤油灯上七死八活的烤过(为了冒充斑竹),所以笔杆会裂,笔毛还会掉下来(古出讲究笔毛是用松香烧化了滴在上面和笔杆粘起来的,那时候的读书人多文雅,脸白白的,个个长得都跟孙老师那样,可我不是那种型号的,我是吃起猪头肉来没够的那种,粗鲁啊,不好意思),为了不让它彻底的骨肉分离(说到骨肉分离,想起来一个朋友跟我说,他们下放的那儿,镇上有一个江湖郎中在街上摆个摊子替人拔牙,来一马大哈,问他,拔得疼不疼。他说,有药,一点都不疼,就拿膝盖把马大哈的脑袋顶在墙角上,住他嘴里滴了两滴花露水,就使拔鞋钉的那种老虎钳拔。马大哈疼得如杀猪一样地叫,就不干了:你他妈不说不疼吗?那江湖郎中说话很有道理:放你妈屁,不疼?骨肉分离啊,能不疼吗?此为及时插入公益广告,下面继续)……为了不让它骨肉分离,我就拿中秋节捆月饼盒子的那种小绳子给它捆了个结结实实,再用地摊上买来的一种最新高科技产品,什么几零几的胶水,把笔毛死死的粘起来,估计叫那江湖郎中用拔鞋钉的老虎钳也很难拔下来了。有一次,我在夫子庙一条还没来得及拆迁的旧巷里,拿这支古法胎毫写生,就来了几位美女,手里还拎着明晃晃的龙泉宝剑什么的,应是刚刚搞完晨练,在我后面兴趣盎然地看了半天,就开始议论,你看人家老师傅,连支新毛笔,也就两三块钱吧,都不舍得买,还这么刻苦、用功,现在画得是不太好,不过人家这么刻苦,以后说不定还能上个老年大学呢。

栏目头条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