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古今数据合璧 解读珐琅彩高价之谜

时间:2016-05-17 17:06:44 来源:

 

古今数据合璧 解读珐琅彩高价之谜
——【AMMA】2016春拍 数据“解”器系列
2016-05-16 12:48:24 作者:李罡 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5365次浏览
  2016年内地春拍拉开大幕,作为此次内地春拍市场瓷杂部分的亮点之一,中国嘉德推出了一件“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估价为1,800万元—2,500万元人民币。对于此件拍品,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陶瓷部总经理刘越表示:“这件雍正珐琅彩小杯是国内二十年来市场中所见到的唯一一件受到广泛认可的雍正珐琅彩瓷器,”而在2016年5月15日中国嘉德举办的2016春拍“明清瓷器·宫廷御玩”专场中,这件“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以1,200万元起拍,最终以1,950万元落槌,成交价2,242.5万元。值得说明的是“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高度为4.45厘米,口径为6.25厘米,如此小的器型价值却如此之高,珐琅彩瓷器的市场价值可见一斑。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分析师将从古代和现代两种数据的角度出发,深入分析,解开珐琅彩高价之谜。
  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 成交价:RMB 2242.5万元 中国嘉德 2016-5-15
高价因素一:存世量和品相的制约因素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为2010年1月—2015年12月。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2010年—2015年中,珐琅彩瓷器的上拍量始终很少,这与清代其他名贵瓷器有着很大的不同,珍贵的珐琅彩瓷为皇帝“内廷秘玩”,民间均不得见。直到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后,宫内珐琅彩瓷才有一部分流散出来,散落民间。现在珐琅彩瓷器大部分为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这就造成了可交易的珐琅彩瓷器存世量稀少,艺术品市场“物以稀为贵”的价值原则在珐琅彩瓷器上显示的淋漓尽致。而“物以稀为贵”造成的结果就是与上拍量形成鲜明对比的高成交价,珐琅彩瓷器在二级市场中的成交价很少有千万级以下的。2006年,著名收藏家张宗宪先生收藏的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在香港由佳士德拍卖公司拍卖,约以1.51亿港元成交;2007年,一件“御制珐琅彩庭园题诗灯笼尊”,在中贸圣佳拍卖会上以8,400万元人民币成交,创造当时中国瓷器在内地的最高成交价;2011年,一件清乾隆珐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估价1.8亿港元,但并没有成交,而是在拍卖会后以私人洽购形式2亿港元售出。种种数据表明珐琅彩瓷器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中是出于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地位,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地位带来的市场反应就是“不现则以,一现惊人”。那么存世量稀少就一定意味着高价的诞生吗?存世量和价格方面的联系影响又有着哪些制约因素呢?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为2010年1月—2015年12月。
  经过了中国艺术品市场几年的调整期,2015年开始,珐琅彩的成交率有了明显回升的迹象。不过珐琅彩瓷器的存世量稀少,上拍量本就不多,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算是一个特例,成交率的回升一方面说明市场资金对于像珐琅彩瓷器这样的高精尖拍品依然有着浓厚的兴趣,而更多的一方面是拍品本身的质量问题,品相完好,流传有序的拍品成交自然不在话下,而其他的质量不如人意的拍品成交问题也就不言而喻了。存世量少导致价格高也是没错的,但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制约条件就是拍品质量的优劣,这是学术价值与市场价值的不同之处,同时也是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中的一个基本原则。
  高价因素二:题材与皇帝艺术造诣的制约因素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为2010年1月—2015年12月。
  题材方面,在二级市场中,珐琅彩瓷器在花卉题材中上拍量最多,为29件,占据总上拍量的54%;其次是人物题材,共上拍10件,占据总上拍量的18%。珐琅彩绘画题材风格的形成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首先、珐琅彩绘具有浓厚的宫廷绘画风格,当时皇帝十分赏识的供奉画家有清初的王原祁、唐岱、黄鼎、张宗昌、董邦达、董诰和工笔花鸟大师恽南田、蒋廷锡、蒋浦、邹一桂等。恽南田—清代工笔花鸟绘画的开拓者;蒋浦—蒋廷锡之子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花卉之作经常进呈御览;邹一桂—没骨画大家,恽南田之乘龙快婿,雍正五年选入翰林院庶吉士,他的写生画法深得恽南田之真传,赋色艳丽,用笔工致,风靡朝野,在构图设色方面对雍正珐琅彩影响极大。其次,清朝欧洲工艺匠人进宫拜见,推动珐琅作的成立及新色研发,中外宫廷画师也曾奉命在器上绘图添彩。受西洋画师直接影响,珐琅彩瓷绘饰富有西洋特色,着重模仿自然,以光影明暗营造质感、深度及透视,而这种画风对于表达花卉和人物等生动题材而言也是最合适不过的。除此之外,皇帝的个人因素对于珐琅彩的市场价值也是有着重大的影响。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为2010年1月—2015年12月。
  珐琅彩瓷器拍卖TOP榜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为2010年1月—2015年12月。
  从上图可以明显看出,清代珐琅彩瓷器在近五年的时间里以乾隆一朝的上拍量为最多,为23件,占据总上拍量的43%;其次是雍正一朝,上拍量为18件,占据总上拍量的34%。而在TOP10榜单中,清三代的珐琅彩瓷器包揽了全部的席位,其中乾隆和雍正珐琅彩瓷器共占据了8个席位。虽然乾隆一朝的珐琅彩工艺制作精细,上拍量多,但是就笔者个人而言,雍正一朝的珐琅彩瓷器却是独步古今的,雍正45岁登基,这样的一个年龄段对于雍正的艺术造诣而言是一个成熟期,加上雍正勤勉是出了名的,所以其消遣放松的方式更多的就是寄情于艺术品了。以此次嘉德上拍的“清雍正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为例,从胎质、画片的颜色、精细程度、到诗书画印一体的雍正风格都是令人叹为观止的,而这更多的是出自雍正的旨意,雍正本人艺术造诣极高,对于瓷器的制作也是亲力亲为,这一点在清宫《养心殿造办处各作成造活计清档》(简称“活计档”)中也得以充分体现,如:雍正九年四月“十七日,内务府总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对。奉旨:着将此碗上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着戴临撰字言诗诵题写。地章或本色,或合配绿竹,淡红或何色,酌量配合烧珐琅。记此。……(于八月十四日,画得有诗句绿竹磁碗一件,司库常保呈进讫。)”(《活计档》雍正九年·珐琅作)。再如:雍正九年四月“十九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奉上谕:着将有釉无釉白磁器上画久安长治芦雁等花样烧造珐琅,钦此。(于五月初三日画得久安长治碗一件、飞鸣宿食芦雁碗一件……内务府总管海望呈览。奉旨:准照样烧珐琅的。钦此。于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得……寿竹长春四寸碟一对……)”(《活计档》雍正九年·珐琅作)。清宫《活计档》中雍正皇帝亲自参与书画、瓷器、家具、玉器、文房用品等艺术品制作的批示数不胜数,而对于珐琅彩瓷器的制作批示更是事无巨细。
 
  数据来源:《乾清宫珐琅、玻璃、宜兴瓷胎陈设档》统计时间为:道光15年7月11日。
  此外,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故宫旧藏的道光十五年七月十一日立的《乾清宫珐琅、玻璃、宜兴瓷胎陈设档》记载,当时对宫中所有的珐琅彩瓷器进行了详细的登记,有67件珐琅彩没有注明时代、品名,当时已经注销。这份档案共列出在册器物408件,康熙30件,雍正205件,乾隆173件。雍正皇帝在位仅有13年,比起康熙和乾隆不足其在位时间的四分之一,但是其留下的珐琅彩瓷器数量却是最多的,从这两份古代档案数据中足可以看出雍正皇帝的艺术造诣和对于珐琅彩瓷器的喜爱。
  高价因素三:珐琅彩之贵重古已有之
  数据来源:《养心殿造办处各作成造活计清档》
  统计时间为:雍正7年8月14日—13年10月。
  珐琅彩瓷器的高价并不是在当今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中产生的,在清朝也是属于非常贵重的器物,从数据来看:据笔者不完全统计,雍正七年八月十四日至十三年十月,呈进珐琅彩为“碗80对又17件;碟44对;酒圆36对;盘12对;茶圆26对又3件;瓶6对。”6年多的时间里最多呈进也不过428件,一般情形下都是几对或十几对地呈进,也有一对碗或一个瓶子的零星进呈。珐琅彩瓷器的生产制作难度大,周期长。雍正皇帝对于珐琅彩的赏赐也是极为“苛刻”的。雍正二年,赐给暹逻国王的各色官窑瓷器146件中,只有一件珐琅彩,内廷大臣唯一得到过珐琅彩赏赐的也只有重臣年羹尧得过几件珐琅彩翎管而已。
  年羹尧作为雍正一朝宠臣,在当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是这样一个皇帝眼前的大红人才获赐几件珐琅彩翎管,并且大费周章。年羹尧求赏珐琅彩的奏折得以保存至今,从中可以看出,珐琅彩在当时的背景下其珍贵程度。
  年羹尧求赐珐琅彩奏折朱批内容
  对于年羹尧的求赏,雍正皇帝的态度用现在的话来说是“赏的很不痛快”,其中是否掺杂着政治态度暂且不论,至少可以看出,珐琅彩在皇帝心中十分珍贵,年羹尧求的只是翎管就尚且如此,其他种类的珐琅彩自然不言而喻了。古时珐琅彩价值尚且如此,当今的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中珐琅彩的价位岂有不高之理?
  纵观珐琅彩的市场行情,存世量和品相、题材和皇帝的艺术造诣、古今珍贵程度这三大因素造就了珐琅彩在二级市场中的高价频出,对于珐琅彩瓷器的市场表现,不少藏家也纷纷表示:“能买到一件真正的珐琅彩瓷器,等于在玩一场不败的游戏。”